机智帅气影子桑

*只要我跳坑够快就没有人会发现!
*关注记得看置顶
*站内转载已全部关闭
*头像是烟los的

【索flo/米flo】鹿

猎人!solal  斑鹿♂!mikele  驯鹿♀!flo

人外 指'奸 主要角色死亡预警

精神米flo 那啥索flo 梗源这条微博热评第一

真的很雷斟酌观看

AO3

【solalnuno】young lover2

前文
年龄操作 雷老师是underage 有两句话红爹雷 daddy kink

这篇躺备忘录好久 现在老师们见到人了我不敢乱搞 瞎丢 没剧情只想延续垃圾设定 ​​

ao3忘了密码就看看微博吧

大家好!我又来瞎搞死人rps了!
是我超爱的逢人就倾情安利的托尔斯泰/高尔基 吃过都说好. jpg
话不多说直接上锤↓是托尔斯泰死后高尔基写给柯罗连科的信(未写完也未发出),选自《高尔基自传》(汪介之译)。
想划重点的 但是重点实在太多了简直全篇都是重点 各位自己品品8 ​​​

【solalnuno PWP】young lover

是索雷

一点垃圾 丢完跑路

summary:55岁的solal在现实中见到了老照片上的nuno resende。自然,他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预警在链接里
感到不适请立刻退出

AO3

关于我
跳坑飞快 很黄 月更 不窗
fo我的应该大多数是翔受 暂时没出坑但是爬了墙头 以后不知道还有没有
是毫无下限的type 尽早退出

目前还zqsg苟的坑 不一定会产但有可能会推 随时更新↓
日圈 A团翔受向only 大雷对家抱歉
音乐剧 扎主教莫萨ER双Ctycutio rps是麻卢表/豆三伯 flo受向和老雷受向以及dancer乱搞 宝冢推花组明日海
滚圈 ia/咖喱兄弟/页普兰
花滑 羽生结弦/普鲁申科
SPNsabriel/sastiel 漫威队狼/铁受 叉男CE hpGGAD 王牌特工蛋哈 底特律康汉/康马/900G
ES狮心 fgo印度骨科音乐家旧剑梅林
原创的东西会堆点 艺术博相关也会推
4非常偶尔吃拆逆滴混乱善良

私信扩列ok
wb:机智帅气影子丧

【授权翻译】【ER】Echoes of Red(pwp一发完)

原作者 AnonymousSinner
Rating:Explicit

原文地址点我

授权见评论

中文字数7500+

这篇实在太可爱了…!没忍住就讨了授权 希望我翻的还比较像人话

全文走微博

点我

一句话ER

安灼拉认为除了人民的意志和自由,没有什么是私有的。
后来他开始犹豫该把格朗泰尔放在两者中的哪一类了。

交卷了

江苏卷断章取义零分作文(

字数勉强控在1k内

-

安灼拉其实不明白该怎样和格朗泰尔交流。

这是他为数不多除了革/命以外还在思考的事情了。安灼拉只是在疑惑格朗泰尔为什么只有在和他说话的时候这么令人生气——大R不缺朋友,从来不缺。但他们似乎从来无法成为朋友,即使安灼拉是人民之友,格朗泰尔也是人民中的一员。

安灼拉趁格朗泰尔不在的时候把这个问题带到过缪尚。他还没说完他的苦恼,古费拉克就爆发出一阵大笑,响到足以把拉马克从坟墓中惊醒:“天哪,Enj,你也会有不知道的一天?”

“古费,小声点;或者闭嘴。”安灼拉翻了个白眼,“你们还是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你可以试试去他家。他前两天还抱怨作业做不完呢。”公白飞提议道。

安灼拉朝他投去感激的一瞥,公白飞总是那么靠谱。

-

格朗泰尔把自己关在那间乱糟糟的工作室兼卧室里,鼓捣他的雕塑课作业。

雕塑已经颇具雏形,或者说已经差不多完成,要是按照艾潘妮的性格应该会直接扔给教授交差;不过格朗泰尔这次准备把它做的再好点。

明眼人都看得出那雕塑是安灼拉。搭在肩头的柔顺卷发,光洁饱满的额头,眉间有着类似厄俄斯或者忒弥斯的气质和神情。

格朗泰尔又灌了自己一口酒。右手攥着的凿子已经三个小时没和大理石接触,金属的轮廓在手心勒出很深的印痕。他雕不出安灼拉的眼睛。

格朗泰尔总是坐在缪尚的地上,穿着墨绿色的衣服仿佛能和废弃的啤酒瓶子沦为一体。而安灼拉总是站着,说到兴奋处还会一脚踏上桌子成为制高点。

有时安灼拉会累到趴在桌上睡着。这时格朗泰尔会借着买酒的名义站起来,趁走过安灼拉身边偷偷去瞄他的脸。

总之,格朗泰尔记得安灼拉几乎每一个角度,除了正面。

“安灼拉啊安灼拉——”他喊出半句类似莎翁戏剧的台词,又卡住了。过了会儿才小声嘟囔,“我可没有平视过你的眼睛。安灼拉,你给我出了个难题。”

格朗泰尔很委屈似的瞪着雕塑。“你总是不愿意听我说话。你的看法固然正确,我说的也没错;怀疑主义者的意见是有用的。

“多看我点呀,安灼拉。每次我都不明白我是引起了你的注意,还仅仅是让你厌恶我。

“整个ABC都知道我爱你啦。艾潘妮和古费拉克——真是精明,用这个来诈我的酒钱。只有你不知道了,你也不该知道——阿波罗什么时候要管区区一个格朗泰尔孤独的小灵魂——”

“您喝醉了。”

一个不属于他的声音响起,格朗泰尔有一瞬间认为雕塑开口说话了。很快他意识到声音的来源在他后方。

格朗泰尔机械地转过头。门在他不知道的时候被推开了,一座天神站在那儿。

“抱歉,R,它没锁。——我能进来吗?”

没头没尾

*

格朗泰尔又喝醉了。

空了的酒瓶横七竖八地躺倒在椅子上,是安灼拉常坐的那张。格朗泰尔在地上坐着,双臂虚虚环抱住这些瓶子,侧脸贴着椅面的边缘陷入沉睡。

格朗泰尔并不是喝多了就立刻趴的类型——他倒是会条理清晰地一句句反驳安灼拉,清醒时候他哪里有胆量这样和神祗说话——但喝的实在过头还是会睡过去。何况昨天开会到很晚,艾潘妮又这么好心不会赶他走,格朗泰尔算是宿醉。

倘若安灼拉这会儿正坐在椅子上,按照格朗泰尔的姿势,他是搂着安灼拉的腰,并且把他沉甸甸的脑袋搁在安灼拉腿上的。

格朗泰尔正做着这样的美梦,所以睡得格外香甜。理智告诉他不可能的事情,艺术家的梦里却总能出现,比如上次梦见安灼拉同意做他雕塑作业的模特。

如果再好一点,安灼拉对他身上强烈的酒精味表示宽容的话,可能还会离他近点儿,长过头的柔顺金发就垂在他脸颊边上。这格朗泰尔连想都不敢想。拜托,阿波罗的光芒会把他灼伤的。

不过等到午后的阳光照进缪尚的玻璃窗,格朗泰尔终于睡饱的时候,他睁开眼,望见一双蓝宝石似的瞳仁——那又是另一件事了。

小莫病床前的对话(?

……

“别哭呀,大师,别哭。您一哭,整个世界就像要塌掉一样啦。”

……

“这可不是您的错——哎,天哪,您怎么会这么想?”

……

“这是我没有好好吃饭,和您有什么关系呢?”

……

“嗯!我会好好吃饭的。可是,大师,我没有胃口啦。”

……

“午饭?午饭吃了!康斯坦斯炖了鱼汤。”

……

“…抱歉,我说谎啦。我吃不起鱼了。”

……

“煮土豆也很好吃的!”

……

“安东尼奥。”

……

“安东尼奥。”

……

“嗯?”

……

“我不认为在这个时候表白是个好主意。”

……

“我也爱您。”

……

“晚安,安东。”